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君子堂 -> 历史军事 -> 史战之园

第三百二十五章 用士能以夏变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孛儿只斤·忽必烈,即元世祖。

    政治家、军事家。在本族也有尊号,就是“薛禅汗”。

    在公元1271年,取《易经》“大哉乾元”之义,建国号为大元,确定以大都为首都。

    在公元1279年更是消灭了南宋最后的残余势力,完成了大统一。

    “请问,忽必烈的父亲是谁?”

    荀世安上来的问题终于不是再问出生年份了。

    但是貌似也不比问出生年份这种问题好上多少。

    “是监国拖雷,他的母亲是唆鲁禾帖尼。”

    率先出战的胡凯则是赶快就回答出了问题。

    其实他还是有些跃跃欲试的。

    在全国大赛的时候没能和荀世安交手,现在可是终于有一次机会了。

    可是荀世安并没有将胡凯放在眼中。

    他其实更想要做的是完成对于王语凡的复仇。

    不过这一场比赛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王语凡已经被范东风给淘汰了。

    也是让他心中破口大骂,竟然被范东风给打败了,王语凡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

    “荀世安同学,你刚才问题问得太快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多给胡凯同学一些思考问题的时间。”

    似乎是终于送走了范东风这个瘟神,而且多少觉得对胡凯有愧疚,所以这个时候也开始帮助胡凯说些什么。

    胡凯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领情。

    别看现在奇葩裁判是帮着他说话的,但是早晚都是要还回来的。这可是这位大爷惯用的伎俩。

    “难道说我们绿坝中学队就这么没有名气么?竟然还用裁判大人你来说这句话,我本来就没有把对面这个人当做对手,所以让给他多少思考问题的时间都是无所谓的,反正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看样子荀世安还是非常骄傲的,在全国大赛的时候之所以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只是因为他的对手是王语凡,仅此而已。

    “请问,在忽必烈的幕僚中,谁为他讲解三纲五常、正心诚意之说?”

    胡凯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他需要赶快出一道题目让对方来正视他。

    “是窦默。你以为稍微有点难度的题目就能难住我么,太小看我这样的天才了。像是你这样的凡人只能在我的强大实力面前瑟瑟发抖,快放弃吧。”

    这个中二病发作的人竟然还在威胁胡凯。

    你竟然模仿快给我向严鹏飞学长道歉啊喂。

    虽说胡凯曾经对于严鹏飞的这种自称天才的论调耳濡目染。

    但是相比起这个荀世安,胡凯总是觉得还是严鹏飞的自称要舒服上很多。

    “你该问问题了。”胡凯觉得现在也没必要说太多话,直接泼一盆冷水打击一下对方的士气就可以了。

    荀世安觉得脸上一红,但还是在兀自强辩。

    “这不是你这个凡人该说的事情,就等着被我打败才是正道。”

    奇葩裁判虽然刚才被荀世安顶了一回。

    但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搞事情的机会。

    “因为出言不逊,所以犯规一次。”

    刚才一直别在憋着的怒火现在是一次性的释放出来了。

    而荀世安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则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想要取得胜利,可是不希望自己的身上还有这样的耻辱。

    现在非常的想向奇葩裁判求情,把自己这个犯规给消除掉。

    但是奇葩裁判的表情上就写着,怎么前倨后恭?这样玩味的神色让荀世安实在是拉不下面子。

    “怎么了,天才,还不问问题?”

    胡凯这个时候则是开始调侃

    刚才可是已经被这个人一直小看,胡凯心里可也是窝着火。

    现在有机会落井下石,自然是要好好的利用。

    “请问,在公元1242年,谁应召到忽必烈左右?”

    荀世安觉得只有将自己的愤懑全都发泄在问问题的过程中。

    “西京怀仁人赵璧。并且为忽必烈译讲《大学衍义》。怎么,以为我的实力弱就回答不出来了么?”胡凯非常不服输的说道。

    “再者说,刚才也有人因为小看对手而遭遇了一个灰溜溜的被淘汰的情况。”

    王语凡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

    这应该算是躺着也中枪,一定是的吧。

    “请问,在公元1253年,蒙哥分封诸王的时候,忽必烈得到的封地是哪里?”

    胡凯倒也没有用人提醒,就问出了问题。

    “是京兆封地。而且他建立了京兆宣抚司。”

    荀世安虽说回答上来问题,但是心里却越来越不舒服。

    “请问,在公元1259年,”

    “随便啦,不知道。”胡凯这个时候似乎是在学范东风。

    让荀世安的确是觉得

    还好接下来的比赛是在穆新业和雷霆之间进行。

    应该还有一段缓冲的时间。

    反正这个雷霆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应该也不是穆新业的对手。

    所以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就是积极准备论战。

    对于荀世安的做法,雷霆则是不置可否。

    虽说这两年都没有打过全国大赛,但是要论起实力的话,雷霆其实并不算太弱。

    “请问,在蒙哥去世之后,是谁上《班师议》,陈述必须立即退兵的理由,坚定忽必烈退兵北返的决心?”

    雷霆其实并没有急着提问题,他还是非常稳当的稳坐钓鱼台。

    倒是穆新业有些着急忙慌的就开启了战端,似乎想要赶紧速战速决,开始论战。

    看样子虽然不像他的队友荀世安那样从表面上就那么嚣张,但是从骨子里带着的,就是对于雷霆的轻蔑。

    “是儒臣郝经。之后忽必烈扬言要进攻南宋首都临安,留大将继续对鄂州的围攻,增加对南宋的军事压力,南宋丞相贾似道派使者请和,约定南宋割地,并且送岁币,忽必烈于是撤兵北返。”

    雷霆则是非常详细的回答了问题,以显示自己其实并不害怕对手。

    “雷霆同学,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回答得这么详细,量他们鄂省队的人也没有多少和你对抗的本事,何苦要出尽所有招式呢。”

    偏偏在这个时候奇葩裁判竟然还在劝阻雷霆全力比赛。

    雷霆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理会这个人比较好。

    好像每一个碰上这奇葩裁判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请问,在公元1260年,忽必烈就任大汗之后,发布了哪两部诏书?”

    刚才范东风也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过胡凯。

    所以雷霆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有毛病。

    这一次非常难得的是奇葩裁判也没有拆台。

    穆新业则是撇了撇嘴。

    他承认自己是小看雷霆了。

    但是同样的,雷霆也太小看他了。

    [君子堂手机版 m.junztang.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