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君子堂 -> 龙8娱乐城官网言情 -> 天唐锦绣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奉旨写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二陛下是个至情至性之人,心狠之时可以杀兄弑弟,温柔之时亦可缠绵多情。历史上对其有许多褒贬之言,但是唯独关于他对长孙皇后的感情,却是千篇一律的“伉俪情深”。

    房俊当即便领命道:“微臣遵旨,只是还请陛下给微臣几日时间,好生揣摩斟酌才行。”

    写诗填词这种事情对房俊来说毫无难度,立刻便能挥笔而就,只是脑袋里的那些经典诗词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要回去好生思量一番拿出哪一首才合适……

    李二陛下颔首道:“倒也不急,只是别弄出什么‘今日浪打你翻身’那等混账玩意糊弄朕!若是作出来的作品朕不满意,那就与今日扰乱政事堂的罪责一并惩罚,绝不宽怠!”

    房俊连忙道:“微臣不敢……”

    您开玩笑呢?有关于文德皇后的诗词作品,我长了几个脑袋敢弄出那等挖苦人的东西?

    晋阳公主眨眨眼,好奇的瞥了一眼房俊,问李二陛下道:“父皇,什么‘今日浪打你翻身’?您翻身怎么了?为何还要写一首诗?是姐夫写的么?”

    李二陛下一脸黑线……

    什么叫我翻身?

    瞪了一眼旁边憋着笑的房俊,没好气道:“问问你这个才高九斗的姐夫吧,简直无聊透顶!为父尚有公务处置,先行回宫了,你们几个兄弟姊妹多坐一坐吧,四处走走也挺好……”

    说到此处,似乎想起什么,顿了一下,续道:“……也不妨去晋王府坐坐,过几日稚奴长子即将诞生,多些人总归热闹一些。”

    几人赶紧应道:“喏!”

    李二陛下吁了口气,起身道:“行啦!为父先走,毋须相送。”

    言罢,背着手离开。

    几人送到门口,看着李二陛下出门拐上一条青石小路去往大雄宝殿,这才返回屋内坐下。

    没有皇帝在场,气氛宽松许多。

    都是自驾兄弟姊妹,太子李承乾也不摆架子,他腿脚不便跪坐太过遭罪,便取过一个坐垫坐了,笑问房俊道:“你且说说,父皇刚才所言‘今日浪打你翻身’,当真是你所写?”

    长乐、晋阳、李恪的目光都看向房俊,满是好奇。

    放眼大唐,谁人不知房俊乃是诗词圣手,其作品尽皆传唱天下?可是“今日浪打你翻身”这句诗实在是太过浅白庸俗,完全不似房俊之作品。亦或者这只是截取一首诗的其中一句,须得联系上下文方能得窥其中精妙?

    房俊便笑道:“沙滩一躺一年半,今日浪打你翻身。”

    太子、吴王二人愣了一愣,继而哈哈大笑,长乐公主不禁莞尔,秀美清丽的脸蛋上浮现两个浅浅的梨涡,美眸淡淡的横了房俊一眼,隐含嗔怒之意,这人仗着才华骂人,当真无赖……

    唯有晋阳小公主眨巴眨巴亮晶晶的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她跟褚遂良不熟,更不懂得仕途之中的浮浮沉沉,今日如鱼得水明日沙滩搁浅的官场生态距离她还有些遥远。

    眼见兄长姐姐都笑得厉害,偏偏只有自己一头雾水不知哪里好笑,只好保住长乐公主的胳膊,问道:“姐姐,你们笑什么呀?这两句诗有什么好,很普通啊?”

    长乐公主觉得将褚遂良比喻成乌龟有失矜持,笑笑不语,一旁的李恪便笑着给晋阳公主解释褚遂良的经历,然后道:“褚黄门前年被父皇贬斥出京,正是投闲置散,岂不是正如那搁浅在沙滩上的乌龟四脚朝天万般无奈,而后又将他召回京中,恰似一股浪头打来帮助那乌龟翻身,这才得以游回河里自由自在。”

    晋阳公主抚掌而笑:“原来姐夫在骂褚遂良是乌龟呀……嘻嘻,那老家伙整日里不离父皇左右,唯唯诺诺巧言谄媚,定然是个佞臣,姐夫骂得好!”

    小丫头从记事起,父皇身边的大臣便是李君羡、马周等正直之辈,若是皇帝有错,各个都能梗着脖子直言诤谏,何曾见过褚遂良这等除了一手好字再无半分才能且又毫无立场一味媚上的小人?

    潜意识里,晋阳公主就觉得一味逢迎父皇的臣子都是奸佞,外间都说姐夫房俊是奸臣,可是若是遇到大事,姐夫哪一次不是拼着挨揍降爵也毫不退缩?

    长乐公主宠溺的训斥道:“小丫头休要胡说,褚黄门乃是朝中大臣,焉是你我能够评论褒贬?”

    晋阳公主嘻嘻一笑:“有外人在我当然不会说呀,姐姐无须担心。”

    长乐公主这才颔首微笑,这个幼妹人小鬼大,这等事情的确不用她多操心……

    太子问道:“一齐去稚奴府上坐坐?最近帮着父皇料理国事,已经有些时日未曾前去探望,稚奴的姬侍刘氏即将临盆,这是稚奴第一个孩子,吾等不妨前去看看,是否有疏忽的地方,也好尽一份心力。”

    说到底,晋王李治也是被皇帝圈禁起来的,官场之上捧红踩低,即便是皇家亦不例外,若是没有几位兄长给撑腰,怕是就要有一些不开眼的小人欺负到头上去。

    对于李治这个最小的胞弟,太子李承乾可是在意得很……

    长乐与李恪自然赞同,晋阳公主也想去凑热闹,唯独房俊说道:“微臣就不去了,府中尚有事务亟待处理,待回府准备一份厚礼,改日送去晋王殿下府上便是。”

    他对李治没意见,说起来欠人家的多了,不仅把人家的老婆娶回自己家,连太子之位、皇帝之位都给整没了……

    他是跟太原王氏不睦。

    晋王府的刘氏虽然坏了李治的孩子,但是其出身低微,身后更无家族倚助,不出意外,这个孩子出生之后若是男孩,必然以晋王妃王氏为嫡母,极有可能成为晋王世子。

    若是房俊没有记错,历史上也正是这位刘氏生出了李治的长子,已经是太子妃的王氏无子,将这个孩子养在自己身边,后来李治登基为帝之后更是册封为太子。

    无论身为太子亦或是世子,生母却另有其人,这让太原王氏出身的晋王妃如何能够安寝?

    于是,在这个孩子养在晋王妃王氏膝下的那一天起,作为李治姬侍的刘氏便已经注定了命运,史书未曾记载有何册封,更未曾记载其生死行踪,留下来的唯有“刘氏”这么一个冷漠平淡的记号……

    现在没了武皇后,晋王妃王氏或许不会如同历史上那么下场凄惨,李治的这个长子也不会在被他立为太子之后废黜,最终亲手赐死与黔州……但是无论如何,这位刘氏的命运却不可更改。

    房俊可以发明火药,可以制造火炮,可以带着舰队纵横七海,也能打造出具状铁骑横行天下,可是他对皇族门阀之中的沆瀣龌蹉无能为力。

    追逐利益,这是人的天性……

    *****

    房俊没有凑热闹,出了无漏寺便骑马带着亲兵回府。

    问了武媚娘在何处,家仆说正在书房算账,房俊过去溜了一圈儿,叮嘱武媚娘给晋王李治备好贺仪,礼物要厚重一些,毕竟他心里始终觉得自己很是亏欠李治这个倒霉孩子……

    回到后宅,高阳公主正站在玻璃镜前,在侍女的服侍下拿着一件件的衣服往身上比划,炕头上两个奶娃子正满炕爬,见到房俊掀起门帘进来,两个奶娃子眼睛放光,嘴里“嗬嗬”有声,飞快的朝着炕沿这般爬过来,眼瞅着就掉到地上。

    房俊吓了一跳,连忙一个箭步抢上前去,一手一个将两个儿子抱起来,左一口右一口,不偏不倚的各自在小脸儿上亲了一口。

    老大房菽张着大嘴呵呵乐,又嫩又胖的小手儿在房俊脸上抓,逮着鼻子眼睛就抠,老二房佑则伸手抹了一把自己脸上老爹留下的口水,脑袋偏向一边,那小眼神儿,一脸嫌弃……

    房俊吃了一惊,这么点的孩子居然能做出这个表情,这小子成精了吧?

    [君子堂手机版 m.junztang.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