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君子堂 -> 龙8娱乐城官网言情 -> 快穿之女配横行

72.驸马心有白月光(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锵锵锵——防盗在此迎战!小可爱, 补足订阅可退敌, 等待亦可破!  “皇叔, ”白露睁眼,认真道:“茶是茶,我们是我们。茶尚且可以进喉由苦回甘,倘若你我二人稍越雷池一步, 怕是万劫不复了,哪里还来由苦回甘、柳暗花明呢?”

    赵光瑜微微一怔,也不再笑了, 只是道:“你不同我试一试, 曾知道你我二人, 不会由苦回甘、柳暗花明呢?”

    他的暗示说明显也明显,说隐晦也隐晦。

    他想用这杯茶,告诉白露:虽然我们可能开始得不那么顺利,但是后来会越来越好, 以至于达到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地步。

    说白了,他要拉白露下水!

    然而白露内心疯狂刷屏的却是另一件事:这个绿帽不咋地,真是让人失望!

    之前约人家,人家以为要打野X, 结果是吹山风。

    现在约人家,人家以为茶楼paly,结果就真的是喝茶!

    真让人失望!

    998: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宿主!!!(无声呐喊)

    ……………………………………………………………………

    “我喝过许多的茶……”

    赵光瑜看着手中的茶盏, 慢悠悠地说着, 手腕翻动几下, 茶盏也随着晃动,茶盏中的茶水也自然而然地荡漾起了涟漪,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一圈一圈的涟漪。

    白露颇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手,又松开……再一次握紧。

    突然之间,赵光瑜就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了她的身上。

    白露的脸色更不好了,看起来似乎是更加紧张了,赵光瑜只以为是自己将她逼得太紧了,心下不知怎的,就有些舍不得她不高兴。

    然而赵光瑜并不知道,这其实只是白露这厮心里的小怪兽一直不安分,叫嚣着:“上了他!上了他!!自己动也没关系!”所以……她脸色难看,只是因为要克制自己而已……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样的神态,似乎有着怅惘和迷茫,然而赵光瑜还是决定要继续下去。他错过了一次,绝不可能再让自己错过第二次!

    “这或许会成为我最喜爱的茶种,你觉得呢?”

    白露:“……”不!!!你犯规!!你为什么要歪脑袋,你这是恶意卖萌,你犯规!!!

    啊啊啊,不对,你为什么要生得这般好看!?

    初见在河畔,她只看见了这人有着疤痕的手。再见在宫中,她规规矩矩,眼神不敢乱放。那日在山上,她佯装失魂落魄,不曾细细地打量。

    而今……她终于认真地看清了这人生得究竟是怎样的龙章凤姿。

    “皇叔……不!王爷……”她口中轻轻的呢喃着‘王爷’二字,语气中颇有些自嘲,“您尝过许多的茶,茶种怕是当今贡品……您喝惯了那顶尖的茶种,突然喝到了民间茶楼普通的茶种,自然是觉得与众不同的……”

    赵光瑜只是静静地喝茶,不做声。

    白露便接着说了下去:“好比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突然之间吃到了青菜豆腐,觉得喜欢,然而这只是新鲜而已,只是……新鲜而已……多吃几次,您就会发现,还是山珍海味合胃口。就像这茶,多喝几次,您就会发现,还是宫中贡茶如意。就像是我……你只是求而不得罢了,得到之后,便不觉得喜爱了……”

    她的话被打断了,因为赵光瑜的手毫不犹豫地搭上了她的肩膀,将人拉了过来,白露一抬头……对方已经一个起身,倾身过来,那让白露肖想了几天几夜的唇便这样肆意地压了下来……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忍住,尼玛的!忍住啊!你这个可怕的女人,你舌头千万不要伸过去!!!”998疯狂地在白露的脑海中嚎叫着,说真的,它好心疼逍遥王这个纯情的小可爱。

    白露眨巴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对方阖上了眼睛,睫毛轻轻地打颤着。她动了动嘴唇,忍住了蠢蠢欲动的小舌头。

    看在他第一次的份上,放过他了,唉!

    刚才她仔细地打量这人的长相时,就觉得那剑眉星目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赵光瑜的眉毛浓郁,眉峰高聚,眉角长而上挑……这样夸张又英气十足的剑眉,若是没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不仅仅会白瞎了这剑眉,还会让人看起来颇为傻气,得不偿失。

    但是赵光瑜他偏偏不,他眼部轮廓极深,眼眸深邃,目如寒星点点,这就让他的眉眼更加立体且英气。再说这人的鼻梁高挺,鼻子饱满……啊!不能再仔细看下去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她崩人设会死的!!

    白露猛地闭上了眼。

    那幅任由他为所欲为的模样,看得赵光瑜竟然轻笑出声。他不再强迫对方了,只是轻轻地再碰了碰她那饱满有弹性的唇,然后松开了对方,坐回了原位。

    赵光瑜见对方芙蓉面红如血,忍不住在回味方才的感觉……唇上暖暖的、软软的,呼吸之间,尽然是她身上淡淡的的体香……就像是牡丹,容颜卓绝却偏偏低调,花香并不刺鼻。

    ……………………………………………………………………

    “你戴上了这支簪子。”他的眼神落到对方的发髻上。

    终于恢复过来的白露,红着脸伸手摸了摸头上的簪子,然后小声问了一句:“好看吗?”

    她的声音细小如蚊子在叫,偏偏赵光瑜就是听见了。

    “很好看。”他抿着唇,认真地夸赞。

    戴上镌刻了我名字的簪子,怎会不好看呢?

    白露的脸更红润了,淡淡的红色,一直蔓延到了脖颈。

    “今日为何会戴上这支簪子,还带着你的侍女?”赵光瑜的问话,似乎是在不经意之间。

    他手中倒茶的动作也不曾停下。

    但是白露却突然紧张了起来……嗯,要怎么告诉对方自己想给夫君戴绿帽的打算呢?

    直接说的话会不会太刺激了?要委婉一点吗?

    如何约对方翻云覆雨,还要保持住自家小仙女的形象。这真的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准备一下,入宫!”赵光瑜冷声说了一句,转身就走,行色匆匆。

    戚离赶紧回神,“哎我马上去准备!”

    ……

    话分两头,白露这边刚回到东临府,就有人飞快地跑去白府回报去了。

    等他们的马车刚刚停好,白若璧都来不及拿出小板凳让白露踩着下,那边府中已经冲出来好几个婆子丫鬟,速度极快地将刚从车里探出头来的白露给“搀扶”下去了。

    手中还抬着一个小板凳的白若璧:“……?”

    他情不自禁地将眼神看向了如茵:发生了什么事?

    如茵无辜回望:我也不知道啊……

    等他两从眉眼官司中回过神来,白露已经被“搀扶”着进入府中了,眼看着就快要连背影都瞧不见了——

    “姑娘!!!”如茵这才慌了,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事实上如茵慌了也没什么用,就算是白若璧也追不上来。这几个婆子丫鬟直接把白露给一半是拖着走,一半是抬着走地给弄到了祠堂。

    白露被推进去的下一秒,祠堂的大门就从外边关上了,那些婆子丫鬟也已经沉默地走远。

    抬眼一看,是一排排祖宗祖宗牌位,深褐色的牌位罗列着先人的姓名,牌位的刷漆在昏暗的烛光下泛着冷锐又渗人的光泽,昏昏暗暗中……三只香袅袅生烟,看样子似乎是刚刚点燃不久。

    白露当机立断,直接跪地。

    膝盖触地的声音生冷、刺耳——一直躲在阴暗处抹泪的白夫人终究没忍住出口惊呼了一声:“奴儿!”

    她抬头望祖宗牌位的侧角看去,这才发现原来白家夫妇二人就在角落中,似乎已经默默等待她已经很久了。白业脸色阴沉,白夫人双目泛红,那股压抑的气氛随着三个人的沉默而愈演愈烈,几乎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白露的身子晃荡了一下,白夫人的心就跟着她揪紧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夫君的衣袖。

    “你还真是……柿子挑软的捏。”998的嗤笑让白露觉得自己其实也没那么孤单。

    她暗暗地与它玩笑:“那可不嘛!此一战,必须胜!白业必须得站在我这一边,他郎心似铁,可是我娘心软啊!”

    白露知晓自己不能先开口,这种气氛之下,以及之前的种种操作,无非就是白业在给她下马威,要是她还先沉不住气开口咋呼了,那她这个人所说的所有的话都会在白业心中被打折扣。

    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即便对面的是她的父母亲。

    白业这个男人,是不可能主动认输的,更何况是向自己的女儿认输?所以白露一看形势不对就马上舍弃了自己之前的计划,挑准了白夫人心软更心疼女儿,用自己身体的羸弱来博得她的心疼。

    在白夫人两眼泪汪汪中,白业终究还是先低头的那一个,只是他这低头做起来却并不像是在低头,更像是在战场上,宣战一样的喊了一声“开战”而已。

    [君子堂手机版 m.junztang.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