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君子堂 -> 龙8娱乐城官网言情 -> 医色撩人:丞相,请接驾

番外 岁月生檀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君子堂小说 www.junztang.com】,君子堂小说!

    白未檀清雅如画的眉尖稍稍抽搐了几下,眼尾扫了一眼洛子染,幽幽地开口,“如果子染这么想要,我也不介意勉为其难!”

    说话的时候,如玫瑰花瓣一般好看削薄的唇还轻轻地碰了碰洛子染的唇。

    洛子染盯着白未檀。

    这……画风不太对啊,刚才不是还在别扭害羞赖着?!

    伸手在洛子染白皙的额头弹了一下,缓缓道:“快点去床上,不要着凉了!”

    龇牙咧嘴的瞪了白未檀一眼。

    在白未檀宠溺纵容的目光中,撇了撇嘴,最后洛子染倒还真的是挺乖巧地上了床。

    没办法,每次她来这个的时候,身体都不太舒服。

    心中有些感叹:为什么她不是个男的,这样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蹙了蹙精致的眉,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面。

    看了一眼床上的某人,白未檀沉了沉眉。

    离开了房间,没多久,又回来了,手中还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茶杯,另一只手上,则拿了一个小的方形纸盒子。

    走到床边,坐下。

    感觉到柔软的床微微一沉,洛子染将被子往下拉了拉。只露出了光滑的脑袋和漂亮的凤眸。

    蹙着眉看了一眼白未檀,“怎么了?”

    大概是真的极为难受,贯来都带着几分邪气恣意的眉梢此刻都显得温软了几分,就连声音,都是轻轻低低的。

    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白未檀带了几分玩笑地开口,“将自己遮地这么严实,就不怕闷坏么?”

    洛子染只是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来,你先喝点红糖水!”扶着洛子染坐了起来,将手中的茶杯递到了她的手中。

    然后直接拆开了那个放在柜子上的纸盒子,拆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个藏蓝色的暖手袋,放在一侧插上电源。

    “很不舒服么?”看着对方疼到揪在一起的小脸,白未檀也皱了皱眉头,轻轻地问。

    本来觉得十分不舒服的洛子染,看见白未檀表情的时候,神色顿了片刻,然后忽然笑了,明明还蹙着眉头却笑地有几分乐不可支。

    白未檀:“……”

    长这么大,可能都还没有这么懵过!

    “这么好笑?”白未檀挑了挑眉梢,淡淡地问。

    洛子染摇头,抬头仰着小脸认真地看着对方,“本来不想笑,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在边上这样问就想笑了。”

    然后还抱着肚子,难得委屈兮兮地看着白未檀,“笑地更不舒服了!”

    “那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看着对方确实有几分煞白的脸,白未檀脸色有几分认真慎重。

    洛子染轻轻摇头,精致的脸有些孱弱苍白,“不用,我躺一会儿就好。”

    待手中的红糖水不烫之后,喝完将杯子叫给了白未檀,然后便又躺了下去。

    整个人都窝在被子中。

    没多久,一个暖烫的暖手袋被放进了被子里面,隔着衬衣正好贴在她的肚子上,洛子染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白未檀温润好听的话语缓缓传来,“我刚才上网查了一下,这样或许会好受一点。”

    微抿着唇沉默了片刻,眸子静静地看着洛子染,认真地问,“或者,我帮你揉一下肚子?”

    肚子上面暖暖的感觉传来,洛子染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便听到了白未檀的话,笑了笑,没想到他还会为了这种事情去网上查询!

    心中有些暖意。

    紧接着,便听见了白未檀另一句话。

    再次愣了一下,然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掀开被子,白未檀也躺了进去,半拥着洛子染。

    修长的手从衣摆探了进去,手指触及肌肤的时候,两个人都顿了一下,不过都是一瞬间。

    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动作轻缓,一下一下地揉着。

    琉璃若烟一般的清雅眼眸中,不带任何杂色,极为干净纯粹,除了关心之外,看不出任何情绪。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白未檀低头看着洛子染,问。

    洛子染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氛围,这样暧昧的话语,如果她自己不是当事人,估计她都要误会了!

    轻轻点头,“……还好。”

    没多久之后,洛子染的神色就有些微微古怪。

    那种痛楚缓缓褪去之后,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阵阵酥麻感在对方的指尖绽开,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轻轻抿了抿唇,低低地开口,“未檀,好了,我……我想休息了!”

    白未檀起身,将暖手袋隔着衬衫重新贴在她的肚子上,低头轻吻着她的眉眼,“乖,睡一觉!”

    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洛子染勾唇笑了笑,点头。

    白未檀给白未凉的手机发了个消息,让易小悦同学给洛子染送衣服过来。

    洛子染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白未檀坐在落地窗的小沙发上,穿着白色的衬衣,除了脖颈处的一颗,其余镶嵌银边的纽扣全都一丝不苟地叩着,此时,他正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修长的手控制着鼠标极为缓慢地滑动,手边还有一个小本子,似乎是在记录着什么,修长的指握着一支钢笔,在小本子上极为流畅地书写。

    洛子染看见的第一幕,就是白未檀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侧脸,轮廓线条优美,在清亮的灯晕下,带着清贵优雅的认真,一举一动之间,矜贵尽显。

    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洛子染如是想。

    便也没有发出声音,而是从被子里面探出了一个脑袋,目光认真地看着那道颀长优雅的身影。

    这么完美的人,是我的未婚夫!

    而且,还会细心地照顾她。

    洛子染再次想。

    会看着她发呆,会做饭给她吃,即使不能吃虾但是她喂的虾也舍不得拒绝,会为她泡红糖水……

    这样的男朋友兼未婚夫,真好!

    不知过了多久,白未檀微蹙着眉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本子,然后还是关了电脑。

    缓缓起身,不经意之间便撞入了一双漂亮的眼眸。

    床上的人窝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似有细碎的星河流转,又似流光潋滟,藏蓝色的耳钉闪着熠熠光芒。

    白未檀有片刻的失神,然后勾唇浅浅一笑,“你醒了,现在还疼么?”声音清越如泉,给人一种澈然明净的感觉,同时,也带了一分淡淡的幽魅,极为好听。

    “已经好多了。”洛子染如实道。

    拿了一个枕头靠在身后,目光落在了白未檀手中的小本子上,有些许好奇,“你刚才在写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些不清楚的事情。”白未檀漫不经心地回答,缓步走到了床边,如琉璃浩渺的眸子敛去了那种疏离,清雅中带了几分魅然,极为醉人。

    “你是现在起床还是我将你把吃的端上来?”声音温柔地询问。

    洛子染有些好笑,“我没有那么脆弱,不需要这么小心地照顾。”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精致的脸上却带了一抹掩饰不住的笑意。

    “我查了一下,这个时候需要特别注意,不然以后身体会有很多问题。”白未檀清雅如檀的脸上尽是认真之色,就连话语都有几分严肃。

    子染是极能忍痛的人,可是,刚才她疼到脸色都在隐隐发白,那定然是十分痛的,而且,子染看上去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并非小事。

    洛子染笑着点头,“好,我会注意的。”

    白未檀不置可否,以后他在子染身边,自然会看顾着她。

    “你的衣服易悦已经帮你拿了过来,你换好了衣服我们下去吃饭吧!”末了,又浅笑着添了一句,“今天晚上微凉做饭,她可是难地下厨,不过她的厨艺很不错!”

    洛子染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头,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白未凉竟然会下厨,而且,未檀都说她厨艺不错,那肯定很好吃。

    似是想起什么,有些郁闷地看向白未檀,“我不会做饭。”她觉得自己也不笨啊,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学不会做饭。

    白未檀微愣,随即笑着低低地开口,“我会,以后,我养你啊!”

    一抹星河坠落在眸中,星子幽然,洛子染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直接抱住了白未檀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是挂在他的身上,语气低沉却很认真,甚至还带了一分未知名的情绪,“未檀,遇见你真好!”

    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宠着!

    白未檀伸手将洛子染揽在怀中,“我也是,遇见你真好!”

    很快,两个人一起下楼。

    易小悦已经坐在了餐桌前,听见脚步声,走过来对着两人道:“你们终于下来了,我还以为要上去将你们拽出来吃饭。”

    然后才看向了洛子染,“你没事了吧?”和子染在一起这么多年,他自然是知道对方有痛经这个毛病。

    洛子染摇了摇头,“已经好多了。”

    易小悦看了一眼白未檀,少年脸上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有了男朋友果然就是不一样,以前这个时候你都是躺在床上。”

    洛子染:“……”

    白未檀只是低低一笑。

    “易小悦,进来帮忙将菜饭端出去。”厨房里面,传来了白未凉的嗓音。

    “好嘞!”易小悦应了一声,然后走了进去。

    很快,饭菜就端了上来。

    白未凉解下身上的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目光一直盯着洛子染。

    花了差不多一下午的时间,她才接受洛子染是个女的。这么帅气的少年,竟然是个女的!

    看了一眼对方依旧有些苍白的脸色,然后将目光移到了白未檀的身上,“未檀,苏爷爷是有名的中医,下次你带子染去一趟,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白未檀点头,“我已经和苏爷爷打过招呼了,过两天有空就带子染去一趟苏家。”

    白未凉满意地点头,对着洛子染招呼道:“子染,快点过来吃饭吧,姐姐我可是很少下厨。”声音不算热络,不过也没有那种散不去的冷漠。

    白未檀感冒,洛子染身体不舒服,所以这些菜都是一些比较清淡的菜。

    红烧茄子,青笋炒肉,清蒸鱼,素炒小白菜,鱼香肉丝,排骨藕汤。

    五个菜,一个汤。

    明明是很家常的菜,可是,却做的极为好看,上去就令人很有食欲。

    洛子染夹了一筷子青笋,眼眸都亮了两。怪不得未檀说白未凉做的菜好吃,果然是非常不错,连那些五星级饭店的厨师都比不上。

    “微凉姐姐,这菜也太好了,你都可以去当厨师了!”易小悦不吝夸赞。

    白未凉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眸子似有若无地看了一眼易小悦,“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一直做给你吃。”

    易小悦扒着饭点头,含糊不清地道:“好呀!”

    闻言洛子染看了一眼白未凉,正好对上了对方的目光,里面写满了认真。

    看了一眼易小悦,笑了笑,看着依旧在吃饭的少年,心中忽然有种吾家少年初长成的自豪感!白未凉等了易小悦五年,这份感情也已经足够了,就算是比易小悦大一些也没什么关系,易小悦性子像个小孩子,白未凉可以很好地照顾他,而且,易小悦自己也一直是心心念念对方。

    因为饭菜太好吃了,饭量并不大的洛子染也难得地吃了两碗饭,还喝了小半碗汤。

    将碗筷放下,刚走到沙发前坐下,面前出现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碗,里面是一碗汤,红枣,桂圆还有山药。

    白未檀看着她,淡淡道:“这个汤比较暖胃。”

    洛子染看着白未檀。其实她已经有些饱了。

    “乖啊,这个汤对你身体有好处的。”揉了揉她软软的墨发,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开口。然后看向厨房里的白未凉和易小悦,又添了一句,“这可是微凉专门为你熬得。”

    最终,洛子染还是乖巧地喝完了。

    坐在沙发上,仰头眉眼温软地看着白未檀,“未檀,我有些撑。”她可能需要消食。

    白未檀伸手将洛子染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给她披了一件外套,“走吧,我陪你出去走走,顺便消消食。”比起子染平时的饭量,今天确实吃的比较多。

    两个人并没有走很远,只是在院子里面随意地走着。

    夜色,灯光,院子里面树影绰绰,白未檀与洛子染并肩而行,两道影子被灯光拉长,然后错杂在一起。

    “你姐姐做的饭菜真的很好吃。”洛子染笑着开口。

    “她小时候是想成为厨师,特意学了一段时间,不过她的兴趣都是一阵一阵的,没多久就不喜欢了,然后就进了部队。”白未檀淡淡地说道。

    “我以前也学过做菜,可是……”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学不会。”

    “我知道。”白未檀道。以前,子染就怎么也学不会做饭,现在能煮个面就已经很不错了。

    洛子染鼓了鼓腮帮子。

    白未檀笑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地极为愉悦轻快,“好了好了,一家只需要一个会做饭的就好了,易悦不会姐姐会,你不会我会,这样就很好了,以后我为你做一辈子的饭!”

    “那你可得好好做,我嘴可是很挑的!”洛子染挑着眉眼对白未檀说道,然后又是笑意吟吟地添了一句,“不是有句话么,是抓住一个人的心,就率先抓住一个人的胃!”

    清凉的灯晕之下,面前的人清雅的脸庞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极为好看。

    白未檀勾唇笑了笑,“那我要将你养地离不开我!”

    洛子染忽然站定身子,目光认真地看着白未檀,眼中有细碎的星光流转,唇角微微往上翘了翘,可以看出此时心情是极为轻快,“其实,已经离不开了!”

    闻言,白未檀心尖轻颤了一下,连带着洛子染身上的衣服一起拥入怀中,削薄的唇吻在了她的额头,“子染,这一生,我从来没有一刻这般庆幸!”

    [君子堂手机版 m.junztang.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